Board logo

標題: 扛樹的女人 [打印本頁]

作者: lilichen3729    時間: 2013-2-16 13:15     標題: 扛樹的女人

李四在這幾天上午八九點鐘左右時經常看到張三的老婆從壩裏洗衣回來,看到她後面總是跟著一個肩扛一棵大樹的婦女。那個婦女跟在張三老婆後面,一直到張三家門口,然後把肩上的樹向門前屋簷上一靠,就站在門邊默默的看著張三老婆在門前竹竿上晾掛衣服。衣服晾掛好之後那個婦女就跟著張三的老婆後面進了屋,一連幾天都是這樣
  
  。李四的地在張三家對面的不遠處,李四在地裏鋤草時遠遠的看著,覺得這一現象很是奇怪。一是覺得那個婦女跟在後面,張三老婆好象一點察覺都沒有。二是奇怪那個跟在後面的婦女身材並不高大,為什麼能扛起這麼粗大的樹,那棵樹少說也有一百五六十斤,可是那婦女扛在肩上好象很輕鬆的樣子。
  
  這個婦女李四並不認識,張三家的親戚一般李四都知道,這是誰呢?出於好奇,他就悄悄的來到張三家門口,悄悄的靠近窗口向裏面張望。他看到張三的老婆坐在床邊哭泣,時不時的用頭上的頭巾擦著淚(以前的婦女都喜歡用一條毛巾把頭紮著)。
  
  那個婦女站在邊上,歎息著,一會兒就聽那個婦女說“這日子要是我根本過不下去的,不如死了好,早死早投胎,跟他活受罪幹嘛呀?”,張三老婆不說話,只是抽泣。那李四沒有驚動她們,就退出窗邊、
  
  然後在後山的地裏找到了張三,把情況對張三說了。誰知那張三大罵起來“比婦人家!這幾天跟老子嘔氣!說我天天玩,天天出去賭錢!這幾天我賭錢了啊?我玩管她鳥事啊!外面的事我又不要她幹!老婆要打,老婆三天不打,就要上屋掀瓦!娘希比!管起老子來了!”
  
  “玩歸玩,事情還是要做的,你老婆那麼溫柔賢慧,就對她好點吧。叫你不賭錢是好事啊”李四勸道“那個婦女是誰啊?我怎麼從來沒有見過啊?”
  
  “誰曉得是哪個呀!我一回也沒有見過!”張三沒好氣的說。
  
  “別人吵架,只有人勸合的,沒有人勸離的。更沒有人勸死的,那個婦女有點不厚道!”李四說。
  
  張三快中午時從地裏回來了,見老婆在廚房做飯。就問“那個人呢?”
  
  張三老婆也不作聲,只是在灶台上默默的切著大蒜。張三大怒“那個比婦人家呢!我到要問問她,勸人是怎麼勸的!老子跟她有仇是不是!給老子逮到非要撕了她的嘴不可!”
  
  張三老婆見張三發火了,就說出了原委。她說不認識那個婦女,自從她夫妻吵嘴之後,那個婦女天天上午等張三出去了,就跟著她到房間裏,總是勸她死。有一天,她差點真的上吊死了。那張三驚道“莫不是遇見了吊死鬼了喲?”,張三老婆打了個寒戰,嚇得呆呆的看著張三,她此時才想到那個婦女接近她時有種寒氣襲來。
  
  張三安慰她說“不要緊的,今天下午你回娘家去,明天我來制她”
  
  第二天早上,張三把老婆的毛巾紮在自己的頭上,然後拎著一藍子衣服到壩裏洗衣。衣服洗好之後,上了路就向家走,不知什麼時候後面跟來了一個婦女,扛著一棵很長的杉樹,那棵樹上還系了一根布繩。那張三也不作聲,自顧來到家門口把衣服晾好,然後就回了房間。他前腳進了房間那個婦女後腳就跟了進來。張三坐在床頭低著頭,假裝哭泣。“你喲----還在幫他洗衣裳啊?你真下作喲-------”
  
  張三學著老婆的聲音無奈的說“不幫他洗衣裳,他打我啊。”
  
  “打你,你不能死啊?死了看他還有哪個幫他去洗。我要是你早就死了,早死早好,早死早投胎,投個好人家,再選個好夫婿”那婦女鼓動著。
  
  “我又不知道怎麼死------”張三學著老婆聲音故意說。
  
  “死法很多呢----你就上吊死吧”那婦女來了精神。
  
  “怎麼上吊啊?”
  
  “容易的很,你把褲腰帶子解下來(以前人們系褲子沒有皮帶子,而是用布扭成一根長繩系在褲子上),然後站在板凳上,把帶子從二梁上穿過去,再在下面打個活扣,再向自己的頸子上一套,把腳下的板凳一踢倒,就行了,容易得不得了噯-----”
  
  張三徹底的知道了這個婦女就是吊死鬼了,他恨得牙癢癢的,但還是佯裝著說”你幫我搞啊,我搞不到-----”張三隨後就解開了自己的褲帶子,遞給了那個吊死鬼。那吊死鬼把帶子輕輕一丟,帶子一頭就輕易的穿過二梁。她打了個活扣,然後又搬來了一條長板凳,催張三快上凳子。那張三爬上凳子問“怎麼搞啊?”
  
  “把頭伸進這個扣子裏就行了”吊死鬼搖了搖手上的帶子扣的上部分。
  
  張三看看那吊死鬼的臉,瘦得一點肉都不有,灰濛濛的色氣,但是深陷的眼睛很有神。張三心想:今天老子非要逮到你不可!張三把右手舉了出來,把大姆指頭伸進了扣子中。
  
  那吊死鬼急了,說“不是伸這個頭是伸那個頭!”。張三也不理她,又把右腳蹺了起來,把腳的大指頭往扣裏面送。那吊死鬼怒道“不怪你丈夫打你!你太笨了嘛!”
  
  張三又好氣又好笑,說“那你自己做個樣子讓我看看啊----”
  
  “這不簡單的很嗎?”那吊死鬼立即跳上板凳,快速的把扣子對自己頸項上一套,然後用手向下一勒,說“就這麼簡單!”
  
  說時遲那時快,那張三一腳把板凳踢倒了,再雙手用力把吊死鬼的腳向下猛的一拉,跟著就咬破自己的中指,順手向吊死鬼身上一甩。那吊死鬼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吊在帶子上一擺一擺的了。等她明白過來時,只有嘰嘰叫的份了。
  
  張三看著,激動的跳將起來,然後狂笑了一陣子。隨後跑到廚房,抽出一根竹梢狠抽那吊死鬼。抽得那吊死鬼嚎叫不止,不停的求饒。那張三大罵不止“你以後害不害人了?”
  
  “不敢害了”
  
  “喲嘿!你還有敢不敢啊!”他又猛抽那吊死鬼,抽得鬼叫。
  
  “不害人了!不害人了!”
  
  “以老子火來了,馬上把你燒掉!”張三邊點燃一只香煙邊說。
  
  “不燒!不燒!我以後不害人了,還不行啊?求你了,放了我吧----”
  
  “以後敢到這個地方來!”張三罵後,看她可憐就放了那個吊死鬼,那吊死鬼一陣煙的逃逸了。
  
  後了張三又後悔起來,他心想:該曉得把她關在一個籠子裏讓人看就好了,每人看一次,收一塊錢,那我不就發了嗎?




歡迎光臨 一半明媚健康指南 (http://tectronix.info/) Powered by Discuz!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