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標題: 屬於我的城市 [打印本頁]

作者: poer0316    時間: 2012-4-25 18:02     標題: 屬於我的城市

傍晚的成都顯得更加的慵懶,來到成都已經快兩個月了,還沒有認真的看一看成都的容顏。公司是在11樓,在成都的南邊,這邊一直盛傳是成都的富人區。但除了工作跟財富有點關係以外,我倒覺得自己跟這些永遠隔著一層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成都的美在於天的慵懶永遠不被打擾。飛機的轟鳴就像能掩蓋所有的喧囂一樣,我總是會猜想它帶走的是成都的優雅還是熱情呢?這個姿態放得很低的城市,無論是在什麼地方都瀰漫著休閒的味道。即使你是性格急躁的人,看到街邊那些悠閒地人們,你都會低頭想一想。為什麼我要那麼急切呢?成都不是一個急躁的城市,她就是以自己的優雅而聞名的。草堂是我第一個涉足的文人憑悼的地方。第一次知道草堂就是從詩聖的簡介開始的。草堂適合人靜靜地走動,慢慢的欣賞。那些走馬觀花的尋找,只是令行公事的參觀。草堂裡最讓我留戀忘懷的就是那片竹林。見到它的時候,就像是有人站在那裡對我說,你來了。對,我來了,我來看看那在那裡等待我多年的竹林。其實草堂是適合單獨前行的,多一個人就會分心。人們不停地的照相留念,我也是那麼庸俗的附庸著。對於,草堂,我懷著深深地歉意。在這裡,我可以靜靜地坐在屋頂,聽飛機的移動,他就是那樣緩慢的移動。那麼矮,感覺那架架承載運輸的飛行器,就是飛行給我看的。我也開始不在去探究飛機身上的圖案,也不再細數有多少飛機從天而過。我坐在屋頂等待的不是飛機,而是夜裡的孔明燈。那些燈火總是高高遠遠的,只是讓我在很遠的地方看著,他們就那樣懶懶的飄動著,沒有任何聲響。偶爾會有幾朵煙花將她淹沒,而我之後也不去尋找。孔明燈是用來放的,所以我不用去尋找,他們所承載的希望就是飛的很高很高,高到我們看不到的雲層裡。有時我也會,許下一個願望,就是不知道別人的孔明燈能不能承載我的願望。我從來不關心成都的沉默。因為我也開始沉默,一種需要淹沒在言語中的沉默。在這裡我可以很平靜的聽著那些舒緩的音樂,已經有很久沒有聽那些節奏感強烈的歌曲了。我可以很平靜的從馬路這頭,以平常的速度走過去。偶爾會有風過,那時我會笑笑。在這裡沒有苦悶,即使再難過,好像都可以隨著風慢慢的淡化。在這裡你把不需要難過,你就可以拿一本剛剛在舊書攤淘到的舊書,跑上一杯竹葉青。就那麼淡淡的坐著。你可以那樣坐著。朋友,可以交上幾個。有人是在茶樓打麻將,這在成都就是一種普遍現象,沒有什麼合不合理的。你也可以直接坐在茶樓裡,淺淺的交談,不必太深。君子之交淡如水,就是這樣吧!去掉那些矯揉造作。不會品茶也沒有關係,以你自己喜歡的方式喝茶。就那麼懶懶的歪在座椅上,你可以笑靨如花,也可以人淡如菊。沒有固定的公式,就那樣隨意,沒有太多的規矩。若是能有幾個知心的朋友,就是那樣坐著,不用說得太多,就是幾句話就好。你不用去揣摩,只需要聆聽。可以追名逐利,也可以平凡的生活。成都市允許的。她有足夠的包容。你不想說,就安靜的坐在自己喜歡的位置。不想看,就閉著眼睛。不聽不看,不想,你就可以關掉整個世界。我喜歡成都的夜晚,有淺薄的霧。輕輕地將夜裡的成都包圍,溫柔地有些容易讓人陶醉。像一首短詩,一首抒情詩。城市和自然深情款款的相互擁抱著。成都是少有高樓的,就是這種視野上的遼闊高遠,讓我留了下來。抬頭我可以看著天,沒有綿延的高樓,沒有接踵而至的樓層擠壓。沒有壓抑,只有放鬆。我可以站在窗邊看得很遠,直到自己再也看不到的地方。可以一邊聽風,一邊沉醉在自己喜歡的音樂裡。似乎我就應該存在在這裡。這座開始入睡的城市,人們開始回家,開始出門。她還是安靜的休息著,看著,聽著。問候,回答。需要的溫存,迴避的冷漠。我已無心體會。我可以這樣的安靜,靜靜地和自己的城市一起沉醉。我無心看風景,只是想看看自己的心。但也可以淡淡的看著成都,我可以不去理會。於千百萬人中,相遇。相視而笑,然後離開,遺忘。所有的難過和哀傷,都只是沉靜的溫柔。就那樣淡淡的,輕輕的看著,你可以很輕很輕的看著這座城市。因為這是屬於我的城市。我不屬於成都,但是成都屬於我。文章來源:漫步 |
小千千星座奇緣 |
自由的喇叭 |
80後潮媽育出潮寶 |
子非魚的部落格 |
Not-so-handy Homeowner |
韋志中的心理學俱樂部 |
Polk News Watch |
News is a Con versation |
塔羅小魔鬼黃予澤(敖犬) |
Getting There |
梁小斌如是說的BLOG |
何三畏的BLOG |
中國傢俱人才網 |
lisa的BLOG |
Sillycon Mesa |
幻想的邊疆 |
Get on the Bus |
往事幹他娘,打打麻將。 |
柴靜·觀察 |
菡菡媽媽的BLOG |
朱威廉 |
杜汝超的BLOG |
私?防空洞 |
今喜木門 |
拿但業隨筆評論 |
火狐虹影的BLOG |
甜甜的 |
曉鐘的攝影與隨筆 |
稻粱難謀豬打字 |
閔良臣的BLOG |
佳飾的BLOG |
Fresh Air 璀璨星空 |
小魚兒的BLOG |
londonyuan的部落格 |
我就喜歡吃的BLOG |
Blog on the Run |
一部分人先窮起來 |
姍姐的BLOG |
陳奇銳◎營銷的天空 |
恐龍大哥的黑翼之巢 |
YAKA STUDIO 雅卡影像 |
Jim Six |
揭開麻醉神秘的面紗 |
歌雅地板——思想指導行動 |
何東 |
謝蓉部落格 |
與你最近的營養師--趙英敏 |
造型師小P的水晶瓶... |
小膩膩的向日葵小班 |
秋林夜雨驢色坊 |
otheredu |
養生頻道的BLOG |
Pop Culture Junk Mail |
淡了紅顏,D調張揚 |
韓石山的BLOG |
eBeefs |
叛逆教育 |
朋派網--市場行情 |
Santa Fe New Mexican Blog |
焦艷養生院的BLOG |
百草滋味的BLOG |
嫻的養心館 |
。。。雕刻記。。。 |
龍鳳胎圓夢 |
鐵子,邊走邊說 |
張小路的行知 |
Breaking Views |
Eye on Boise |
懶得一言堂別版 |
追遠堂 |
安意如大海 |
流連忘返 暢行天下 |
NEXTopia |
陰天不再的BLOG |
張宏傑作品 |
美麗造型的BLOG |
鍾岷源的BLOG |
曹雪 |
Say Nothing About Love! |
Jonathan Barnes |
Aboard the USS Abraham Lincoln |
憂鬱王子—小堂的個人BLOG |
城市螞蟻的小窩 |
TBO.com Election 2004 Weblog |
哈妹的部落格 |
李東田的BLOG |
謝嘉幸的BLOG |
趙格羽 索斯比女人沙龍 |
文字如刀,心如豆腐 |
素黑黑洞 |
寵兒 |
Now,Go Health!!! |
娟兒的BLOG |
車廣秀的BLOG |
通靈者瀹瀛的BLOG |
粉黑色蕾絲的宮殿 |
『斯』小°NiCe。? |
脊椎矯正 |
Coin Media -- in French |




歡迎光臨 一半明媚健康指南 (http://tectronix.info/) Powered by Discuz!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