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歲歲月月,離痕時光

一季花開,一季凋零。一樹吐綠,一地枯黃。一勾冷月,滿眼相思。一縷微風,一片荒涼。時光靜好,與君語;細水流年,與君同;繁華落盡,與君老。

人生再長也長不過時間,說要永恆卻抵不過生死!醉酒一笑無人知,人後落淚吾自憐!我的時間要不了永恆的你,但請你允許我留住我的曾經擁有。

靜夜,舒緩悠揚的背景音樂輕輕響起,聽著歌曲,心也不由自主的哀愁,為情流下顫抖的呻吟。點點傾訴,拉著思緒飄到遠古,我想起了千古的相思之愁,還有多少人在刻守?往昔難忘懷,誓言依舊在。思緒依舊憂傷到深夜,千言萬語訴還休,為什麼血染了紅豆,人比黃花瘦?

洗去鉛華,一個人,一顆心,不敢惹相思,不敢品相思。我怕自己禁不住相思的誘惑,我怕自己敵不過相思的煎熬,我怕自己受不了相思的折磨,我怕自己不堪一擊的個性不能承受相思的變故。不敢惹相思,不敢問相思。我怕,相思催人老。我怕,相思終成空。不敢惹相思,不敢傷相思。我怕別時容易見時難,我怕多情反被無情惱。

習慣於在一片清輝流轉的悠揚裏徜徉,去靜靜地細品那些在虛幻的境地裏所獨有的美好,當皎潔的月色縈繞千絲萬縷的感觸集結一心之時,心緒的波瀾竟也開始莫名的湧動,一直存留於心間的那絲幽靜便也瞬間被澆滅了。也許月色一直就很美,只是自己不曾細心體會罷了,現在獨賞月色的靜美,心間竟也如此的舒暢,也許這就是月夜起相思吧。

如果相愛真的可以相守百年,可為何經不起紅塵韶光裏流年的等待,曾經,是誰許我一世歡顏,又是誰曾許我來生相守的誓約,那麼的堅定,那麼的決絕。到底,多完美的情愛,多瀲灩的春光,也消逝得極快。愛得痛了,愛得苟延殘喘,愛得遍體鱗傷,還需孤自吞噬淚水,舔吻傷痕。若曾經兩道奔走,你向左,我向右,不相遇,無相交,多好。

最初我們各自相遇,最終我們各自為安。最初我們各自溫暖,最終我們各自退場。最初我們相偎相依,最終我們各奔東西。最初我們戀戀不捨,最終我們始亂終棄。最初我們甜言蜜語,最終我們緘默不言。愛情,說到底,就是一種激情過後的習慣。習慣有人陪你吃飯,陪你聊天,陪你睡覺。習慣轉身的一瞬間,有一個懷抱可以擁抱,有一個肩膀可以依靠。

時光流走後,才明白,那些一起天荒地老的人,早已在時間的長河裏,被捲進了漫漫無期的現塵埃,失去了色彩,丟棄了高傲,退出記憶的大門。曾經,究竟和誰說好要一起天荒地老的呢?一直希望自己的文字是溫暖的,能讓讀它的人不再心疼和糾結。也一直想要抒寫那些激情蕩漾的文字,讓讀它的人心靈不再沉重與婉歎。只是那些薄涼情不自禁跳躍指尖,憂傷如影隨形,幽冷的心無法拼湊快樂。

時光淺笑依然,脈脈相迎。世事無情,多情的是七竅玲瓏心。眉間暗鎖,如此年復一年純然的心事。素筆一生為誰描?走過的時光未能清晰哪一張容顏,轉身淚到了傾城。拈一頁花筏,鐫刻昔日繾綣的柔情,茫茫人海,我低入了塵埃。

歲歲月月,離痕時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