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暈機

我們走進機場時,他的臉色很難看,幾乎白得像一張紙。我開始有點擔心他了,他一向身體極好,我們每次出行不管坐什麼交通工具,他從沒有過不適,可是今天有點例外。

安檢時他的表現甚至引起了地勤的懷疑。

“你不要緊吧。”我摸摸他的頭,很燙。會不會生了什麼急病啊,他看我很擔心,只是搖頭說可以堅持一下。

他軟塌塌地像一個充塞著碎刨花的布娃娃,我也給他搞得很緊張。我用毛毯將他蓋好,他輕聲要求我把他換到不靠窗的位置,於是我坐到了窗邊,我找空姐拿來了一些退燒藥,喂他吃下,他閉上了眼睛。

我是很喜歡坐飛機的,快,節約時間,我這才想起來,其實和他一起這是第一次坐飛機,好像他更喜歡陸地上的交通工具。不管怎麼說再有兩個小時,我們就能到達到溫暖的南方城市,渡一個美妙的假期。www.kbggs.com恐(|怖$鬼%故$事+

我看著外邊朵朵白雲,如夢一樣的景色,心情好了起來。但突然他的手用力地抓住了我,指甲掐進了我的手指肚裏。

看到他時真是又嚇我一跳,他的臉像高燒的病人那樣駭人,雙眼通紅,額頭濕淋淋的,嘴上的皮全部燒起來了,眼睛發直,盯著窗外,好像隨時可能暈過去。我大叫空姐。他們跑來看出了什麼事——他暈過去了,全身的衣服都濕得像從水裏撈出來的,機艙裏一位學醫的年輕人跑來幫我。

他一直昏迷著,在醫院裏我累得很快就睡著了。

一只手撫摸著我的頭,將我從夢裏驚起,他醒了,我緊緊抱住他,有那麼一會兒,我都覺得他要醒不過來了,我們久久沒有說話。

“我們以後不要再坐飛機了,好嗎?”他說這話時身體有微微的顫抖。

“好,不坐了,再也不坐了。”

“你不問為什麼?”

“恩,你想告訴我嗎?”

我鬆開雙臂,看著他的臉。

“因為,因為我看到他們,很多很多的臉,白得像雲一樣,眼睛卻黑得像煤炭一樣,閃著光,他們全都擠在窗前,臉貼著玻璃,往裏看,從這張臉看到那張臉,然後——”

他的手無力地抓住我的手。

“他們拼命想擠進來,拍著玻璃,想要進來…”

我再一次抱緊他:“要是他們進來會怎麼樣?

“不知道啊,會死吧,飛機裏的人。”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