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骷髏墳-1

前言

  賈家大宅。
  幾張恐懼的近乎絕望的臉看著太陽的最後一縷光輝漸漸地消失在山後。
  “準備好了麼?”
  “準備好了。”

  遠處的風聲很快的就走近,一具穿著衣服的骷髏聲悄無聲息的飄到大宅的門口。看不清她的臉,只看到她披散頭髮中的一具骷骨若隱若現……
  骷髏看到宅內如此的陣式,不僅輕輕的發出了一個聲音,“吱”,好像是在笑,又好像是在哭……
  骷髏在賈家為困住她而準備的用桃木圍成的樁子中跳來跳去,發出不屑的“戚——!”
  大太太暈了過去。


  (一)

  第一個找不見的是大太太的金巴狗,為此大太太打了一個丫環,還摔了一個花瓶。
  第二個找不見的是二太太的波絲貓,二太太為此把大太太好好的懷疑了一陣子,但是沒有證據,也不敢吭聲,只好打落門牙往肚裏咽,找喳打了丫環幾巴掌了事。
  當三太太的小白兔也不見的時候,張管家就開始覺得有一點不對勁,說不上來,反正是不對勁,他吩咐所有的家丁出去找,幾天了,都沒有音訊,反而是他們家的牲畜在一個一個的失蹤,到最後,連他們家的看門狗也不見了。
  這個時候蔡平突然回來了,說他找到了咱們家的牲畜,張管家忙問你在什麼地方看到了,蔡平的神精十分古怪“在那個墳前。”
  張管家驚在當地,“啊?”
  “排列的很整齊的,在墳頭,咱們家所有的牲畜。”


  張管家走到老爺跟前。他已決定先瞞老爺一陣子。
  “老爺,大太太的金巴狗不見了”張管家有一點慌慌張張的說。
  老爺想了想說,“找了麼,”
  張管家說,“家裏都找了,附近還沒有找”。張管家有一點欲說還休的樣子,但話到嘴邊又咽了進去。
  “怎麼了,張和,有什麼事麼,找不到算了,我本來就不喜歡什麼貓啊,狗家的,可是大太太偏喜歡,她養了狗,二太太就養了貓,這可好,三太太就養了一只小白兔,我們家快成動物園了!”老爺說著說著有一點煩煩的,這兩天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煩,想想也不該對張和說這些,於是又說“算了,再找找吧,找不到了給大太太再買一個,一個小狗有什麼!”
  “是,老爺。”張管家張了張口最終還是什麼也沒有說,退了出去。 
  今天張和是怎麼了,說話吞吞吐吐的,老爺想到,但不知道為什麼心中總是有一點隱隱的說不出來的不快。
  “蔡平蔡平,你幹嘛呢,”老爺一臉的不耐,
  “老爺我在呢,”蔡平恭敬的小跑進來,微躬著腰。
  “我讓你買的極品龍井買到了沒有,這麼多天了,還沒有到麼?”老爺說。
  “是,五福去買了,今天應該回來了,我去問問。”
  蔡平卑謙地說。
  “去去去,快去”老爺不耐煩的揮揮手。

  “是。”
  蔡平大步跑到五福的住處,叫“五福五福,你幹嘛呢。”五福慌慌張張的從屋裏打開門,衣衫不整的陪著笑,
  “蔡爺,您啊,今天怎麼屈駕來寒舍了?”
  “屁!我讓你買的茶呢,老爺今天問我要呢,好好將我訓了一頓!”轉眼看到五福衣衫不整的樣子,撲哧一下子又笑了,“幹嘛呢你,大白天的就下仔啊,?”
  “沒,沒,”五福結八著,說,“我洗澡呢,”
  “大冬天洗澡啊”蔡平怪笑著,
  “唉——蔡爺,您讓我給老爺帶的茶葉帶來了,給這個大包的是,這個小包的嘛,是小人孝敬您老人家的,還有這條絲巾,聽說是洋小姐常常帶的,是我給孝敬您夫人的……”
  “算你懂事”
  當清晨的第一縷曙光映在窗簾的時候,老爺醒了,洗完臉後喝著蔡平泡的茶,一股清香之氣撲鼻而來,“好茶。好茶!”老爺情不自禁的說。
  “老爺,”
  “什麼事”老爺很奇怪,這麼早,張和有什麼重要的事麼。
  “老爺,咱們家門口的那條狗不見了,”張和又來了,老爺更奇怪了,狗不見了買一只就行了,這麼早來就為了告訴我這件事?
  “可是,可是,”張管家又吞吞吐吐的。
  “張和,有什麼事你說吧,我不怪你,”老爺說道。
  “老爺,這一個月來,咱們宅院有一點怪事,先是三太太的小白兔不見了,然後是二太太的貓也不見了,再後來是大太太的狗也不見了……,再後來,看門的大狗也不見了,後來,發現它們都死了……” 張管家說到這兒嘴唇發顫,滿臉的恐怖。老爺看到一貫沉穩的張和這麼驚慌的樣子,氣從心來,訓訴到“什麼大不了的事,一早上就這麼慌慌的!不過是畜牲罷了,買幾個就是了!”
  “可是,老爺,今天下人發現它們都在那個地方,就是那個墳前,排列的很整齊,但是卻全死了,而屍體這麼多天的依然完好無損。”張和強烈抑制住自己的極度的恐懼說完了這些話。
  “就是那個墳?”老爺眼神空空的。
  “是,老爺。”張和說。
  “是她來尋仇了麼,……”老爺喃喃的。
  沒有人回答,外面的陽光射進了屋裏,射在老爺身上,老爺依舊坐在躺椅中,陷入回憶。
  龍井茶早涼了。



  (二)
  老爺姓賈,家中可是萬貫家財,花也花不完,然而奇怪的是一直到四十歲的時候,老爺的七房姨太太沒有一個給他生一個後代,不說兒子,連丫頭也沒有,而這時候老爺的一個丫環卻懷了孕,那是老爺一次醉酒後無意之做,老爺徵求了丫環家人的意見,悄悄的便納為自己的第八房姨太,這個第八房姨太也真是爭氣,不僅生了一個男孩,而且還是一對雙胞胎,老爺這個高興啊,真是天天看著這一對小寶貝,含在嘴中都怕化了。 
  但是還沒有出月子,雙胞胎中的老大就莫名其妙的死了,連醫生也不知道是為什麼,老爺哭斷了腸,更加寶貝這老二,並起了一個很賤的名字叫屎蛋。這是當地的一個習俗,名字叫得越賤,越好養活。這個屎蛋身體倒也好,很少生病,壯壯實實地活到了十八歲,可也就在那一年,屎蛋不知道怎麼又得了麻瘋病,老爺真是欲哭無淚,喊天嗆地。
  讓張管家找遍了最好的大夫,可是大夫們一聽是這個病,連上門來診治的人都沒有,就在屎蛋奄奄一息快不行的時候,來了一個遊醫,聲稱能包治百病,老爺如獲至寶的將它請到家裏,誰知遊醫一聽是麻瘋病,連門都不敢進,甩袖而去,留下老爺在雪地中跪地嚎哭,遊醫聽到老爺在雪地中嚎啕大哭動了側隱之心,於是又轉回來說,“老爺,你要救你兒子,只有一個辦法。”老爺立即跪在地上對遊醫不停的嗑頭,頭碰在的地上的石子上頓時鮮血直流,染紅了一片雪地……
  遊醫說的辦法很簡單,找一個無病的女子只要和屎蛋同一次房,病就會傳染給那個女子,而屎蛋則會安然無樣。老爺如獲至寶地走了,但是全家人又犯愁了,同房就得婚嫁,婚嫁就得找一個女子,可是他兒子這種情況,又有誰願意呢,老爺走遍了最貧窮的人家,也沒有人願意將自己的女兒推入火海。惜日人見人低頭的老爺一夜之間成了人見人怕,躲著走的人了。
  正在老爺一家走投無路的時候,來了一個要飯的女人,一身髒髒的,好像也只有十六七歲的樣子,不過好像神精有一點毛病,老爺眼前一亮,將這個要飯的女人帶回家。
  吳媽給她洗了澡,換上了乾淨的衣服,連簡單的儀式也不來不及舉行,老爺就讓屎蛋和她同了房,老爺在門口守了一夜,到第二天清晨的時候,門開了,屎蛋露出頭說“爸,我想喝粥。”
  那個救了屎蛋命的女人第二天就死了,老爺把她厚葬在他們家後的一座山上,在一塊很隱密的地方埋了,但是沒有墳牌,老爺每一年都要去看看,並燒很多很多的紙錢。



  (三)
  吳媽的死給一家的人帶來的恐慌,那是一個清晨,當管家張和開門時意外地發現門是開的,就覺得奇怪了,然後就是太太早上起來,一直伺候太太更衣的吳媽不見了,太太為此大發脾氣。說非要找到這個沒有臉,半夜找男人的吳媽來,要剝了她的皮!可是只有張和覺得事情不妙,死了貓、狗、現在是人了,吳媽是第一個,不會是最後一個。
  找吳媽的人分散找去了,一家一戶地找,到天黑的時候,還是什麼也沒有找到,太太很生氣,摔了杯子杯碗,總之是氣的不得了,這可是老爺最喜歡的八姨太,也就是給老爺生了命根子的太太。當年老爺為了補償她,硬將原來伺候大太太的吳媽給了她,她從丫環一下子成了太太,可是威風的很呢,連大太太也得讓她幾分,更不要說別的太太了。
  張管家眼看著太太發著脾氣,老爺又出去辦事了,急忙來勸說
  “太太犯不著和吳媽這個不懂事的老女人生氣,氣壞了身子怎麼得了,老爺回來我們可沒有辦法交待啊!”
  “好啊,張和,我養了你這麼多年,給你吃,給你喝,你現在翅膀硬了,反到幫著吳媽來說我了!你是不是吳媽的相好啊!!你說!”太太不依不饒的發著脾氣,順手抄起小矮幾上的花瓶朝張和扔去,張和一下子沒有接好,摔到了地上,這時候張和突然靈機一閃對太太說
  “太太你不要生氣,我這就再讓人去找。”於是悄悄吩咐五福找幾個膽子壯,又無兒女的下人到當年那個瘋女人的墳前看看。
  晚上吃晚飯的時候,五福回來了,一臉古怪的神色,而身後的幾個壯汗則嚇的魂飛魄散的樣子,張和連忙問
  “怎麼了?怎麼了?”沒有人回答,五福和幾個壯丁攤坐在地上,說不出話。
  “來人,來人。”張和讓人給他們每個人灌了一些酒,這時五福才說出話來。
  “張,張,張管家,不,不好了,吳媽死了。”
  “死個人有什麼奇怪,”張和早料到吳媽會有事,不以為然的說,可是五福這個出了名的死膽大會嚇成這個樣子,看來他的外號也是虛有徒表罷了。
  “可是,張張張管家,你不知道,吳媽死的,太,太,太難看了,”五福強忍住恐懼說。
  張管家沒有吭聲,走到門口突然回頭說“明天買口棺材,厚葬。”
  第二天張管家和五福一同到了瘋女人的墳前,他年年陪老爺來給她燒紙,這一段路他已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遠遠的,張和就看到了那個墳,可是應該長滿了雜草的墓上卻乾乾淨淨好像是什麼人打掃過了一樣,吳媽的屍體就仰躺在上面,張和走得再近一點,看到一張恐懼的變了形的臉,吳媽的身上向是被什麼尖銳的東西劃得爛爛的,五臟內腹散落在地上,特別是她的下身,血乎乎的好像也是被什麼東西劃得爛乎乎的,肉翻在外面,血已結成黑色的塊。特別是吳媽的眼睛,瞪著前方,突出來。張和不僅本能的退了一步。同行的家丁嚇得都遠遠的不敢過來,膽子大一點的還在張望一下,膽子小的乾脆閉上眼睛蹲到地上抱住頭了。
  吳媽家沒有什麼人,很順利的就埋了,什麼人也沒有通知,可是這件詭異的事情早一傳十,十傳百的傳了起來。就連家丁們也整日慌慌然的害怕起來。於是賈家鬧鬼的事情被人們疑神疑鬼的傳了起來。



  (四)
  老爺回來的時候已是吳媽埋了幾天的時候,他聽到這件事找家丁們開了會,他說這只是一個純粹的巧和,不要緊張,我們賈家福大命大,不會有什麼事的,並許諾給大家銀子,加上老爺平日待人隨和,於是大部分的家丁都留了下來。而走的人老爺也給他多發了幾兩銀子,無論是走的,不走的,大家心中都熱乎乎的,覺得受到了老爺這麼厚待。
  而當五福失蹤的時候,恐慌就不可抑制的在家中傳播,甚至傳染了整個村子。人們一走到他家門口都繞道走,而那個人們趕集必經的瘋女人的墳的那條路,人們更是不敢去,有的必須要趕集的人,寧願繞上一個山頭,提前一天走,也不從那兒走。
  五福當然也是在瘋女人的墳前找到的,同樣恐怖的神情,同樣被什麼抓的稀爛的內臟和下身,老爺幾乎沒有勇氣再看一眼,
  “厚葬!”老爺只是陰沉沉的給張和撂了這一句話,就什麼也沒有說,厚葬的時候給五福的老婆一大筆銀子,老婆於是走了,走得遠遠的,她說這個宅是鬼宅。 
  接下來死的人是屎蛋的隨從,那日伺候屎蛋和瘋女人房事的那個,一樣的死在瘋女人的墳前。
  張和突然明白了,張和找到老爺說“老爺,有一句話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有什麼話你就直說吧,張和你跟了我這麼多年了,有什麼不能說的呢?”老爺喝著五福買來的龍井茶,看著窗外,眼神空空的。
  “老爺,你,你,你發現沒有”,張和邊說,牙齒打著顫,但是還是堅持地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