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明媚健康指南's Archiver

earsowwn1235 發表於 2012-5-8 17:10

石城驚魂-5

高峰一邊開車,一邊用心體會著身邊這個漂亮的尤物。
  他有過女朋友,而且是很愛他的那種,至少有過兩個。可惜,每每談婚論嫁之時,女孩子就都象小燕子一樣飛走了。這事讓高峰明白了一個道理,男人長得帥,除了比較體面外,沒有什麼用處。
  但他至少有才啊他總是這麼想,他不至於連個像樣的老婆都娶不回家吧。
  所以儘管一個月只掙1500,但高峰從沒放棄找個漂亮老婆的夢想,也許真的只是個夢想,所以,一作,就作到了30歲。
  高峰擺了擺頭,脖子有點硬,已經連續開了五個小時車,林芳兵注意到了這一點,伸手開始為他按摩脖子,高峰只感覺到從脖子那裏傳來一陣陣的刺激,舒服得簡直要打應急燈停下來休息。他忽然意識到,今天,是他有生以來頭一次連續開這麼長時間的車啊。
  一個小員警,一個著名地產公司的辦公室女主任,一起開車走在高速公路上,為了一個共同的目標,去尋找一個超級大富翁。這個組合很奇怪。
  高峰感覺有點燥的慌,他清楚自己其實只是阿土伯。
  早晨出發時買的報紙就放在手邊,那上面寫著“京城巨富祝青山神秘失蹤,家人已經三日無法聯絡本人。”
  高峰突然就哼了一聲。
  明明是林芳兵報的案,這些小報記者真他媽的會瞎編,反正聽風就是雨,有奶便是娘。高峰想到這,不知道為什麼,問道:林主任,你老公在何處高就啊?
  本來他要問得隨便一些,說出的話卻挺酸的,林芳兵的臉上露出笑容,高峰,你看你林姐我象結過婚的人嗎?
  高峰的心滑向穀低,沒戲了。
  一個沒結過婚的漂亮女人,給一個超級富豪打工,敢罵他的老婆胡扯,並且在富翁僅僅失蹤三天的時候,就比他老婆還著急地報了警,這說明什麼,他媽的傻子都明白說明什麼!
  一路上建立起來的007般的自信煙消雲散了,高峰重新回到一個員警的立場上來,他忽然發現今天的天氣其實不怎麼樣,路況也不是太好。
  車進出沈大線後後不久,就是莊河出口了。
  高峰順手從車前倉裏拿出一張照片,就是從祝青山家裏要來的那張,沒好氣地說,林大主任,這任務其實很簡單,你要找的這個人,我敢肯定他就在這個地方的某個島上。
  說著,他指了指莊河出口指示牌。
  林芳兵是聰明的女人,這個有些孩子氣的員警,今天讓她感覺很好。
  她早看出高峰的情緒失落,事實上她之所以跟他出來調查,也許有一半的原因是因為她對這個員警的印象很好,但她不相信這個年輕的員警會在開始調查幾個小時後就找到祝青山,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她沒去注意莊河出口,她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那張照片上了。
  她一點沒有隱瞞,非常驚訝地問道:他?你說這個人在莊河?
  高峰點了點,沒錯,就是他,你的祝總,我肯定他在莊河。
  然後他做了個很酷的手勢,一轉方向盤,北京吉普進入了莊河下線。




  四
  皮口的夜色很美。
  這個海港小鎮和北京比起來,顯得如此精緻而安詳。在尚有天光的時候,星星就已經佈滿天空,遠處的海面波光粼粼,那個看去上不遠的大長山島,在海洋的深處形成一個灰影,對岸的一面燈光連成一片。早春的小海港裏,停著幾支隨隨波擺動的漁船。
  祝小天看看手機,已經七點了。
  許一林有一個朋友,在北京一起做貿易,這次來皮口,兩人的目標就本來是長海縣,有一些水產生意需要處理。但前些天天氣惡劣,對方在石城的養殖場發生問題,緊急前往石城列島了。並邀請他們去石城玩玩,順便談生意。
  祝小天必須接受許一林的這個解釋,如果不這樣,她感覺今天的相遇真的有如做戲。兩個所謂的、曾經的北京戀人,分手半年後,突然在一個偏僻的海港小鎮裏,並且在一個酒店門前因為偶然的碰撞而相遇~。
  她在許一林做瞭解釋後,凝視著他,準備從他的眼神中看到一點心虛。
  她能感覺到許一林沒有死心。現在據說有一種公司,專門為單相思者提供服務,撮和他想得到的人,為兩人創造很多看上去偶然、實際卻是人為的機會。
  如果這個世界上真有如此愛我的一個男人,我為什麼要拒絕他?
  祝小天從小的生活,就使他養成了自省的性格,她認為自己對自己的把握是很準確的,儘管有時說不明白自己做出選擇的原因,但她相信,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能說明白任何一個自己的選擇。
  她的臉色柔和下來,沖著許一林輕輕笑了笑,她不想傷害一個如此愛自己的人,儘管她怎麼也無法產生對他的依賴心理。
  許一林關切地建議,小天,你的同學已經在石城列島了,不如今晚就在皮口住下算了,錢不是問題。對了,你吃飯了嗎?
  讓他這麼一問,小天的肚子很不爭氣的叫了起來,她確實餓了,很餓的那種,中午在火車上她根本沒吃東西。不過她還是很禮貌地問了一下,一林,你們吃過了吧。
  許一林大笑起來,這樣的笑容小天很喜歡,許一林的問題也許就在於,他這樣的時候太少了,和她一樣。看著他的笑容,小天忽然就想到何未,想到了三年前,那個經常在全班同學面前燦爛地、放肆地大笑的何未。
  她的臉上再次露出的笑容。
  許一林在祝小天的兩次微笑裏看到一點希望,他猛拉著祝小天的手,不由分說地帶著她走進了酒店。
  這個酒店確實是皮口最好的。
  許一林帶著小天,在二樓的大廳裏找了一個靠海窗戶的位置坐了下來。祝小天沒有看到他的朋友,一林,你的朋友呢,他為什麼不一起來吃?
  許一林的眼睛一直盯著小天,噢,他已經吃過了,現在是我們倆吃飯的時間。
  小天的心動了一下,“現在是我們倆吃飯的時間”。這句話讓她有一點感動。如果有一個如此深愛著你的男人,為什麼就不能給他一個共進晚餐的機會呢?
  小天吃的很滿足。
  皮口的海鮮與北京的味道無法相比。小天並不缺錢,而且隨工作的機會,在北京可以經常吃到澳龍新鮑什麼的,但這些貴得嚇人的食品,和皮口的小魚小蝦比起來,卻少了一份絕對新鮮的海水味道。
  這個酒店自己有船隊,所有的水產消耗都是自己從海裏打上來的,最近仍然是休漁期,所以近海的東西相對少,但深海魚類和貝類卻依然很多。
  她吃了很多,因為她真是餓的夠嗆。
  許一林幾乎沒動什麼,他一直就那麼盯著小天看,開始小天還很放不開,不過食物的誘惑力太大了,她只是象徵性的客氣了幾下後,很快就沉浸在鮮香的味道裏不能自拔,嘴上的動作也愈加大了起來。
  許一林看得有點目瞪口呆了。
  他從來沒看到過祝小天的這副樣子,下午在街上毫無理由地罵了他一句,現在又是如此不顧淑女風度的大吃大嚼,本來清沏而秀美麗的臉,在一陣大吃之中發出滿足的吧嗒聲。他簡直快要被這個女孩兒迷死了。
  他真的喜歡她,喜歡她的冷漠,喜歡她的美麗,不過,今天他才發現,他更喜歡現在的她,一個因為食物而徹底放鬆了的女孩,一個對他沒有設防的女孩兒。
  他仔細地觀察著著她,心中湧起複雜的感覺。
 
  小天終於吃飽了。
  她用紙巾擦了擦嘴,甚至很滿足地舒出一口氣,不過她很快意識到自己太失態了,她的臉一瞬間紅得象蘋果一樣,瞟著許一林,說,不好意思呵,我~~確實有點餓啦。
  許一林再次放聲大笑,他今天真是太開心了,也許是他有生以來最開心的一天,看著自己心儀的女孩兒吃著他請的飯,吃得如此之香,他真的比她更滿足。
  一個男人,能讓自己喜歡的女人吃上最好的食物並因此而滿足,這難道不是所有人類的始祖們最想實現在一件事嗎?
  據說人一旦吃得過飽,心情會很快憂鬱起來。
  祝小天這輩子從未嘗試過一頓吃這麼多東西,所以她也憂鬱了。
  看著外面的天色徹底地暗了下來,想到今晚必須住在這個所謂皮口最好的酒店裏,她不能不憂鬱。
  這個酒店的牆紙面大面積的的剝掉,看來是經年累月的原因,不是人為的。潮濕的空氣讓酒店裏的氣氛有些壓抑。小鎮的風情很好,但它的硬體設施,和北京是沒法相比的。
  如果可以選擇,小天寧可住在清涼涼的街上,在海風中入睡。她望著黑暗的窗戶,心裏想起已經在石城列島的何未和另外的一些人,他們,可能是誰呢?
  許一林看出小天的情緒變化,他不無酸氣地想到剛才小天說過的話。她是因為一個大學同學的邀請才來到這裏的,那個同學是男的。
  認識小天一年了,他沒有發現除了他以外,小天還有什麼男性朋友,他也不會想像到祝小天會瘋狂到這樣,只因為一封信就從北京跑到這麼老遠的地方,去和幾個還不知道是誰的人見面,雖然他們可能都是同學。
  一個年輕美麗而性格內斂的女孩兒,這麼做的唯一理由——許一林心裏不願意去想——其實不想也明白。
  酒店餐廳的人不算多,有兩桌客人全部是男性,看上去都是打漁出身的暴富者,脖子上全掛著粗粗的金溜子,據說金貨可以保佑出海的平安,所以海邊的淦民偏愛金貨,他們的灑量驚人,桌上桌下已經擺滿了啤酒瓶子。還在喝。
  小天憂鬱地看著他們成箱地喝下啤酒,輕輕地歎了口氣,石城列島,離這兒有多遠呢?她不經意地出聲問了這個問題。
  許一林的臉色陰沉,半晌沒有回答。
  小天一下子想到了許一林,看了他一眼,說,對不起,一林,酒店裏還有空房嗎,看來今晚得得住在這啦。
  她儘量輕鬆地說,她知道剛才不經意的問話可能讓許一林傷心了。
  許一林凝視著她,小天,你真的很想立刻去石城列島?
  祝小天沒有回答,呆呆地看著他,不明白他的話是什麼意思。
  許一林好象下了很大的決心,長出一口氣,說,其實你正好遇上我,我和我的朋友其實有一艘汽艇,如果你願意,我們一小時後就可以在石城列島上了。
  祝小天的眼睛一瞬間睜大了,一林,你說——你有一艘汽艇?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0.0  © 2001-2009 Comsenz Inc.